Lucifer

坦诚地烙上旋律,现在的我闪耀着打开了大人的门。季节总会结束,但色彩缤纷。不会说再见。只有铭记自己的梦。充满了回忆的男孩的微笑,守护着初恋离开的镜头。闪闪发光的时间是我们永恒的纪念日。不要说再见,如果再见变成了歌声,我们两个就能够在回忆中邂逅

圣经 Bible 先知对我们的教导

 

先知约拿的故事

——每个人都有选择权,就如每个人都可以讨论救赎与被救赎。

耶和华上帝目睹了尼尼微城的滔天罪恶,于是他派遣阿米德的儿子约拿,要他向尼尼微城训诲警告,然而先知对耶和华的作为相当明晰,因此他拒绝服从耶和华的召唤,决定逃亡他士(tarshish).

先知约拿在他士士买上了船票,开始了躲避上帝敕命的旅途。

耶和华上帝发觉了先知约拿的背叛,于是他令海上起了风暴,顿时风浪怒号,船眼看就要沉没了。水水们惊慌失措,纷纷向自己所信仰的神明祈祷求救,为了减轻船身的重量,他们又把货物仍进了海里。

这时先知约拿已经在船舱中熟睡了,船长来到他的身边,要求他也来祈求他的神明,来拯救这条船的命运。

水手们彼此商议,决定抽签,以表明究竟是谁犯了罪,导致了这场灾祸。结果约拿抽中了。

于是众人就问约拿,你是从哪里来,究竟为什么要上这条船。

后来众人了解到约拿是一名先知,在躲避上帝的任务,于是大家惊恐万分,说:你怎能做这种事?现在我们该如何处置你,平息你的上帝的怒火。让海洋平静下来?

约拿说:把我抬起来,扔到海里面,大海就会平静下来。因为我知道,这场风暴是由于我引起的。

虽然水手们尽力摇橹,想从风暴中摆脱,但这时的大海已经波涛汹涌,于是他们呼求上帝 ,祈求他不要因为一个人的罪孽来惩罚无辜人的生命,仁慈的上帝听取了他们的呼求。

于是水手们把约拿投入了海中,怒吼的大海立刻平静了。看到这些,大家对耶和华都心生了敬畏之情,于是他们向耶和华献祭,并且许下了誓言。

上帝命令一条大鱼将约拿吞了下去,约拿在鱼腹中三天三夜。于是约拿向上帝呼求。

耶和华命令大鱼将约拿吐到岸上,让他继续完成他未完成的使命。

约拿这次顺从了上帝的指示,他来到气势宏伟的尼尼微城,开始训诫城中的居民,宣示上帝的旨意。

“尼尼微将在四十天后经上帝之手毁灭”先知在城中说道:

城中的人信了上帝,于是每个人都开始禁食,身披苦衣,发誓从此远离罪恶,呼求上帝的拯救。

耶和华看到了他们的行动,于是心中燃起慈爱的火,没有按照原有的决定毁灭尼尼微城。

可是先知约拿见此却很不高兴,心中十分怨恨,他向耶和华祈祷,说:主,当时我还在我的国家时就知道,尼尼微城终究不会被毁灭,因为我知道你满怀仁慈,不愿意降下灾难。我的上帝,现在我祈求你拿走我的生命,因为我现在觉得生不如死。

可是上帝回答他说:你有什么理由生气呢?

于是约拿就出了城,来到东面,坐在棚子下,想看看尼尼微究竟会出什么事。于是耶和华让一颗蓖麻长过约拿的头顶,为他遮蔽阳光,减轻他的烦恼。约拿十分喜欢这株蓖麻。

但是第二天刚亮,耶和华让一只虫来咬这株植物,于是蓖麻就枯萎了,太阳升起后,他又安排了酷热的东风,耀眼的阳光直照约拿的头,他开始感到晕眩。于是又祈求上帝让他快些死去。

耶和华问约拿,你觉得有理由为这株蓖麻生气吗?

约拿回答道:我有足够的理由祈求结束生命。

耶和华说:对于这株你未曾付出过辛劳的蓖麻,你尚且如此关心,他只不过是朝生暮死的植物罢了,然而尼尼微城中却又十二万身处迷途的的居民,难道我不应该怜悯这样一座大城吗?

先知约拿聆听了上帝的教诲,于是不再寻死。

 

救赎可能会迟疑,但绝不会忘记——治愈的光辉使者

千鸟香炉

千鸟香炉起初是今川家的家宝,今川氏真把它献给了信长(把珍贵的茶具献给自己的杀父仇人,杯具啊),信长死后,秀吉就成了茶具的主人。

相传石川五右卫门在偷窃千鸟的时候,因为触动了机关,导致饰头鸣叫而被捕,另一种说法是他试图刺杀秀吉。总之,千鸟是会发声的,五右卫门也因为这点被抓住,以致最后被惨烈的杀害。

关于千鸟的另一个故事——千鸟掩月

有一回,蒲生氏乡和细川幽斋受利休的邀请去参加茶会。点完茶之后,作为主宾的蒲生氏乡提出了想要欣赏利休珍藏的“千鸟香炉”的请求。

在茶会中欣赏主人的道具藏品是十分正常的,而且主人也往往乐于接受。然而那天,利休虽然为两位客人拿出了“千鸟香炉”,但却是一副兴趣索然的表情。

看到利休不大满意的表情,陪客细川幽斋问道:“您现在的心情是不是像那首名为《清见海岸》的和歌所吟咏的那样?”

利休听了之后似乎心情舒畅了许多,“正是那种心情。”旁边的蒲生氏乡却完全搞不懂利休和幽斋在谈些什么。

利休和幽斋所说的《清见海岸》和歌的大意是这样的:“清见海岸的云毫不犹豫地冲向浪尖,遮掩住明月的可是那成群的千鸟。”和歌表现出的是“千鸟掩月”的情景。而那天的茶会却是“满月茶会”,以欣赏从窗户泻入的清爽的月光为茶会的旨趣。而根据和歌所吟咏的,千鸟(香炉)一出,月亮便会被遮盖了,所以在“满月茶会”中提出欣赏“千鸟香炉”的请求是不合时宜的。而提出这一请求的蒲生氏乡也是不够风雅的。

像这么一种境界才能被称之为茶圣吧

如果是在苍茫的世界里醒来,想要伸手却什么也抓不到。
这一定是梦醒来了
仰视的天空看起来似乎是更蓝了
而我又是失去了什么?
清澈通透的波浪。
映射出我的影子是多么得苍蓝遥远。
那一天,我也终于明白了什么是世界。
那光芒!飞跃空寂。
照耀相聚遥远 你所赠与我的一切。
虽然那都是无形的事物。
但我想要成为在你心中一角璀璨的星星

桔梗花

浅紫色的桔梗,山头上肩靠栀子花
五角星形的影子映在苍翠的草地
高峰外云在淡蓝色天空无助的回转
用不到等到夏天的到来 彼此就已经在风中
不只是自己一个人有的路 浸入了寒波
或者人生 又经过一层层思念
斑驳树影下的脚步
梦在记忆中你甜美的笑靥间

人生五十年

引言:

信长公记》记载:在桶狭间之战的前一天,也就是五月十八日,信长不举行军事会议,在闲聊之后,当天晚上即令家臣回家睡觉。但是十九日天还未亮时,他突然决定出兵。他先舞一曲以平敦盛为主角的日本舞,曲中有一段歌词是:“人生五十年,与天地长久相较,如梦又似幻;一度得生者,岂有不灭者乎?”
1582(天正10)年6月2日拂晓,织田信长的部下明智光秀(Akechi Mitsuhide)率领一万三千名的近卫师团叛变,直攻住宿在京都本能寺织田信长织田信长的身边仅带一百多人,可以说毫无招架之力。织田信长知道大势已去,只好关在房间里自杀,享年49岁。在结束生命前,他把最心爱的茶器放在身边,放火将之烧毁,连同他的身体发肤在火焰中化为灰烬。织田信长的一生,正如同他最喜欢的歌谣:“人生五十年,与天地长久相较,如梦又似幻;一度得生者,岂有不灭者乎

我对织田信长的其人产生兴趣究竟是起源于什么时间呢?大概是起始于距现在一年之前了吧!大概是因为当时在网络上搜索小栗旬所主演的作品【信长协奏曲】的时候,而我对于小栗旬其人开始感兴趣却起始于 一部名为【热血高校】的电影,在之前又有这样或者是那样的无限机缘缠绕成的线将我的人生于不同的历史或者是作品給串联起来了。人生就是这么的奇妙不可言状,现在我们轻视或者是不屑一顾的事,造就了与众不同的在这个林林总总的大千世界生存着的你或者我或者是他。我时常会惊讶于这些细小的时间的沙尘是給我们的人生造就了多少的可能性。

正如信长公所吟唱的“人生五十年”的句子,他也终于在本能寺成为了拥有着不凡人生的天选之人,虽然未能够完成成为天下人的宏愿,但毕竟是经历过闪耀着灿烂光辉的四十九年!

其实就是在一个月以前的一个氤氲的早晨。正在前一夜里读完了石井步的漫画 【信长协奏曲】中长崎之战这一章。然而就在其后六个小时,梦境中突然回想起来尘封已久的记忆。就像幻灯片一样的一张张的不停切换着,然而毕竟是年代过于久远,那放映中是没有声音,也没有任何活动的单纯与极简。大概在它有切换到到现在的我在床上熟睡的情景之后,我突然惊醒。在梦中不断梦见自己的样子还真是一件恐怖的事情。当时的我看了一下床头的时钟。发觉现在正是在四月中旬的一个极为普通的凌晨,现在的这个时间或者正是海棠花正开放的时间。天还是依旧昏暗,我无意打扰仍在沉浸在各自梦乡之中的伙伴。于是开始反省人生,更确切的说是解析着刚刚经历的那一场梦中人生主题的讲义。我像圣经中的若瑟一般想要获得上帝对法老的警告一般想从中得到一种先知的启示。

在我的沉思中,是对于我现在获得的成长的无限惊奇。二十个年头转瞬之间消逝殆尽却未曾深切知晓。那一刻差不多是悲伤掩住了所有心中拥有的所有光辉。

然而我们终究都得自己走下去,背负着各自人生的十字架做一场苦行,那一刻我完全的理解了自己已是无家可归,自己是踏入了无法回头的路途。所以当时我便觉得再回首已经是完全没有必要。

人生五十年 也就有这些时间能够像烟花一样的绽放。或许你我对这个世界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环,但无论如何不要怀疑自己存在的意义,只想着努力向前就足够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