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ifer

坦诚地烙上旋律,现在的我闪耀着打开了大人的门。季节总会结束,但色彩缤纷。不会说再见。只有铭记自己的梦。充满了回忆的男孩的微笑,守护着初恋离开的镜头。闪闪发光的时间是我们永恒的纪念日。不要说再见,如果再见变成了歌声,我们两个就能够在回忆中邂逅

人生五十年

引言:

信长公记》记载:在桶狭间之战的前一天,也就是五月十八日,信长不举行军事会议,在闲聊之后,当天晚上即令家臣回家睡觉。但是十九日天还未亮时,他突然决定出兵。他先舞一曲以平敦盛为主角的日本舞,曲中有一段歌词是:“人生五十年,与天地长久相较,如梦又似幻;一度得生者,岂有不灭者乎?”
1582(天正10)年6月2日拂晓,织田信长的部下明智光秀(Akechi Mitsuhide)率领一万三千名的近卫师团叛变,直攻住宿在京都本能寺织田信长织田信长的身边仅带一百多人,可以说毫无招架之力。织田信长知道大势已去,只好关在房间里自杀,享年49岁。在结束生命前,他把最心爱的茶器放在身边,放火将之烧毁,连同他的身体发肤在火焰中化为灰烬。织田信长的一生,正如同他最喜欢的歌谣:“人生五十年,与天地长久相较,如梦又似幻;一度得生者,岂有不灭者乎

我对织田信长的其人产生兴趣究竟是起源于什么时间呢?大概是起始于距现在一年之前了吧!大概是因为当时在网络上搜索小栗旬所主演的作品【信长协奏曲】的时候,而我对于小栗旬其人开始感兴趣却起始于 一部名为【热血高校】的电影,在之前又有这样或者是那样的无限机缘缠绕成的线将我的人生于不同的历史或者是作品給串联起来了。人生就是这么的奇妙不可言状,现在我们轻视或者是不屑一顾的事,造就了与众不同的在这个林林总总的大千世界生存着的你或者我或者是他。我时常会惊讶于这些细小的时间的沙尘是給我们的人生造就了多少的可能性。

正如信长公所吟唱的“人生五十年”的句子,他也终于在本能寺成为了拥有着不凡人生的天选之人,虽然未能够完成成为天下人的宏愿,但毕竟是经历过闪耀着灿烂光辉的四十九年!

其实就是在一个月以前的一个氤氲的早晨。正在前一夜里读完了石井步的漫画 【信长协奏曲】中长崎之战这一章。然而就在其后六个小时,梦境中突然回想起来尘封已久的记忆。就像幻灯片一样的一张张的不停切换着,然而毕竟是年代过于久远,那放映中是没有声音,也没有任何活动的单纯与极简。大概在它有切换到到现在的我在床上熟睡的情景之后,我突然惊醒。在梦中不断梦见自己的样子还真是一件恐怖的事情。当时的我看了一下床头的时钟。发觉现在正是在四月中旬的一个极为普通的凌晨,现在的这个时间或者正是海棠花正开放的时间。天还是依旧昏暗,我无意打扰仍在沉浸在各自梦乡之中的伙伴。于是开始反省人生,更确切的说是解析着刚刚经历的那一场梦中人生主题的讲义。我像圣经中的若瑟一般想要获得上帝对法老的警告一般想从中得到一种先知的启示。

在我的沉思中,是对于我现在获得的成长的无限惊奇。二十个年头转瞬之间消逝殆尽却未曾深切知晓。那一刻差不多是悲伤掩住了所有心中拥有的所有光辉。

然而我们终究都得自己走下去,背负着各自人生的十字架做一场苦行,那一刻我完全的理解了自己已是无家可归,自己是踏入了无法回头的路途。所以当时我便觉得再回首已经是完全没有必要。

人生五十年 也就有这些时间能够像烟花一样的绽放。或许你我对这个世界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环,但无论如何不要怀疑自己存在的意义,只想着努力向前就足够了啊。

评论

热度(5)